回想《鎮干部“搶”樹苗》

來源:通山縣林業局 發布日期:2019-04-22 字體:【

—— 回顧退耕還林工程的親歷故事

本網訊(通訊員 阮金華)眼下,新一輪退耕還林又在通山縣蓬勃開展,已完成新一輪退耕還林1.3萬余畝,新一輪退耕還林工程的實施為通山“山通水富,綠色發展”又插上了新的翅膀。

這不僅使我聯想到第一輪退耕還林來,而一提到退耕還林,我又不由自主想起16年前鎮干部“搶”樹苗的場景來,仿佛就發生在昨天……

那是2003年2月25日晚,通山縣大畈鎮又從外地調來一車樹苗,汽車剛停到林業站門口,就被等候在此的鎮村干部圍個水泄不通,被叫來裝運苗木的車輛也堵在了車廂周圍。

春寒料峭,路燈光也顯得陰冷。

住和平村的鎮政協副主席余昌舉、武裝干事徐寶華不由分說,抱起樹苗就往車下扔,并說道:“我們先把苗放下來你們林業站再點數是一樣的,反正不搞混就行,不然等一下又沒有了,前幾天和平村只拿了四萬多株樹苗,現在還差一萬多株,群眾在家等苗栽。”住高坑村的鎮信訪辦主任張遠觀一邊往麻木里扔樹苗一邊說:“前兩次你們安排給高坑村的苗太少,我再不多搶點,村里群眾要罵我。”住大炕村的鎮婦女主任張蕊,則從男人縫里擠來擠去,和鎮組織委員徐會明一道很快裝滿了一麻木樹苗,還準備連夜送到村里去。其他干部也都是你搶我抓。

面對鎮干部“哄搶”樹苗,林業站在場人員雖然一臉無奈,然而內心卻感到喜悅。要知道,這已是林業站今年從外地調進的第5車樹苗,不包括本鎮自育的意楊、刺槐苗等,僅調進杉、松、酸棗等苗木就有58萬株,類似的搶苗場面已是多次發生。

今年大畈鎮退耕還林、植樹造林工作安排早、行動快,還采取了鎮干部項目責任制等一系列硬措施。春節一過,全鎮便掀起了植樹造林高潮。隱水洞開發的綠色通道建設、退耕還林的綠化熱潮是一浪接一浪,一浪高一浪。》

這個場景后來被我本人寫成現場短新聞《鎮干部“搶”樹苗》刊登在了2013年3月6日的咸寧日報頭版。

那時正是我從萬家林業站調到大畈林業站任站長的第四年,直到2013年離任再次調回縣林業局上班,那是我在20年站長任職期間,刻骨銘心的事件之一,國家退耕還林的政策深得人心(當初由開始兩年補糧補錢到后來將補糧也折算成補錢,每畝共補230元,生態林連補8年,經濟林連補5年,再到后來再分別續補8年或5年,每畝補125元),在當地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熱潮。記得開始實施退耕還林的2002年,大畈鎮各村群眾因地制宜,揚長避短,退耕還林熱情空前高漲……

2002年3月13日——

《連日來,通山縣大畈鎮廣大干群掀起了退耕還林的熱潮。截至目前,已完成退耕還林2300畝。

該鎮因勢利導開展退耕還林,制定了“誰造、誰管、誰受益”的30年不變政策,極大的調動了群眾退耕還林的積極性,出現了群眾“搶”苗造林的局面。各村根據實際情況因地制宜,竹苗資源豐富的隱水、西泉等村完成楠竹造園400余畝,土地肥沃竹苗缺乏的板橋、官塘等村完成桔、橙、梨、李等果樹造園1100畝,適宜發展用材林的下楊、留駕等村則已完成杉樹、意楊造林800畝。》

這是筆者就親歷所見所寫的一篇刊登在《咸寧日報》2002年3月13日頭版題為《大畈鎮掀起退耕還林熱潮》的報道。

記得當年,大畈鎮各村退耕還林熱情之高讓林業站也跟著忙得不亦樂乎,規劃、調苗、指導、檢查、驗收……,除了林業站在白泥村辦的意楊育苗基地所產苗木外,每年要從大冶、鄂州、本縣其它鄉鎮等外地調進楠竹、杉、松等苗木幾十萬株,僅調苗就要花費不少人力,而那時因為林業站資金困難,工資都難保障,人員有限,所以巴不得一人當兩人用。

一轉眼,從退耕還林工程開始實施到現在己17年了,通山縣退耕還林戶不僅得到了國家退耕還林補貼超過兩億元,關鍵是各地退耕還林所造生態林如今已成林成材,所造經濟林已掛果收益,看到此倍感欣慰。

據了解:通山縣自2002年開始到2013年,共完成退耕還林工程建設面積25.4萬畝,其中坡耕地退耕還林8.1萬畝,荒山造林16.53萬畝,封山育林0.7 7萬畝。涉及全縣12個鄉鎮,1個風景區管理委員會,15個林(茶、果)場,185個行政村,31393戶農戶,涉及人口15.17萬人。到目前,坡耕地退耕還林81000畝,保存率100%,其中生態林70703畝,經濟林10297畝。通過實施退耕還林工程,有力推動了通山縣國土綠化進程,促進了全縣林業產業化的發展,退耕還林項目的生態、社會和經濟三大效益取得明顯成效。通過多年的實踐證明,退耕還林工程是一項利國利民的偉大惠民工程,必將載入歷史史冊。

4月19日在南林橋鎮南林村拍攝的2002年退耕還林所栽植的南竹林

  • |
  • |
东京一本到熟无码免费视频 亚洲视频网站2017东京热 亚洲一本到东京热成人综合
./t20190422_1678575_app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