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x
x
您當前的位置 : 首頁 >>正文

徐宏發:為生者權 為死者言

來源:云上通山 時間:2019-04-26

“為生者權,為死者言,說的就是我們法醫。”25日,在通山縣公安局,正在整理案卷的徐宏發這樣對記者說道。

法醫,在大多數人眼里,是一個神秘而又帶有恐怖色彩的職業,往往與血腥、死尸、腐臭等相連在一起。通山縣公安局徐宏發,就是這樣的一名法醫。1990年在咸寧醫學院畢業后,他在通山縣大畈鎮醫院工作了4年,1994年到通山縣公安局工作至今。25年來,工作臟、苦、累、臭是常態,他憑著過硬的專業技術,解讀事實真相,為生者維護權益;揭開層層迷霧,為死者“發言”,兢兢業業而無怨無悔。

哪里發案,哪里就是“戰場”

法醫工作環境惡劣,不管是山溝山洞、河邊井邊,還是是嚴冬酷暑、白天黑夜,哪里發案,哪里就是“戰場”。

“我們的工作沒有規律,就是對尸體進行檢驗,對現場勘查和傷害案件的傷情進行鑒定。”徐宏發如是說道。


2013年7月7日,通山縣洪港鎮一條小河里飄浮著一具腐尸,急需法醫進行尸檢。正在家里吃飯的他,簡單的向妻子說了句“有任務”,便匆匆忙忙的趕赴現場。

到達現場后,他下水把尸體打撈上岸。由于當時天氣炎熱,尸體已經高度發黑腐敗,咀蟲蒼蠅布滿尸身,持續的惡臭撲鼻而來,人們唯恐避之不及。為查明死者的死因,他頂著烈日高溫,忍著惡臭,認真地進行了尸表檢驗和尸體解剖。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奮戰,汗水浸透了衣服,惡臭嗆得人不敢呼吸,人累得虛脫,體力達到了極限,最終確認為死者為單方溺水死亡,死者家屬也表示認同法醫的檢測認定,沒有任何異議。

“法醫的辦公場地是在案發一線,工作的艱辛程度,一般人是無法想象的。”工作的苦和累,徐宏發是一個不善言辭、十分低調的人,他不愿意多說。他只是說道,“這都是工作職責,是一個法醫應該做的本份。關鍵是要根據自己的知識、能力,為偵破案件提供方向,提供支撐。”

還原真相,給予逝者最好的尊重

“現場勘查,認真細致很重要。”徐宏發說。“現場留下的線索、證據是有限的,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。要根據一個一個細微的線索,提取得到、檢驗得出對案件偵破有用的證據。”

2000年9月23日晚上10時,剛在單位加班回家不久的徐宏發接到局里工作電話,在通山縣原暢周鄉(今燕廈鄉)發現一具幼女尸體。徐宏發沒有片刻猶豫,立即趕往局里和民警一起駕車出發趕往現場。行駛了兩個小時后,終于趕到了發案村子。隨后,民警一行相跟著村干部,冒著小雨,穿過茂密的山林,凌晨一點多終于抵達現場,大家感到十分的勞累。徐宏發顧不上身體疲勞,第一時間察看案發現場情況,他發現幼女尸體在一個約5米深的紅薯窖中,上下十分不便。于是,他用帶來的繩索捆在腰上,讓同事和同來的村干部慢慢將他吊入窖中,泥土蹭得身上衣服到處都是。由于窖內陰暗潮濕,不時還傳出各種怪異的蟲鳴聲,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栗。同時,由于尸體已然發臭,洞內空間有限,空氣不流通,讓人感到十分壓抑窒息,會有一氧化碳中毒危險。但是,徐宏發憑著工作經驗,全然不加理會,憑著長期練就的過硬心理素質,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線索,認真仔細地勘驗完現場,最終在案發現場提取到有用的生理檢材,通過DNA分析比對鎖定嫌犯,使案件得以成功告破。

“法醫工作其實非常復雜。”徐宏發說,“要對現場思考,對現場、作案過程的重建,死亡或受傷的推斷,進行宏觀思考、微觀求證,做到現場勘查與檢驗結論一致,最大程度還原案件真相。”

身患重疾 依然堅守勘查一線

“現在全縣的法醫尸檢工作靠徐宏發同志一個人撐著,人少工作多,工作時間長,身體又不好,他是大家學習的楷模!”通山縣公安局局長姜黎明如是評價道。

據了解,前些年通山公安一共有三名法醫,到了退休年齡的退休了,嫌通山待遇差的另謀出路走了,現在只剩下他一名法醫,整個通山的尸檢工作重擔全部壓在他一人身上,工作完全不分日夜,不分場所。但是需要他時,他準會及時地出現在案發現場。

在工作之余,他還注重將偵查經驗積累起來,在《法醫學理論創新與實踐》《法醫病理學》《疑難命案分析與實踐》等權威刊物上,撰寫了10多篇科研論文,為同行業提供了借鑒,形成了良好的影響。他不但是一名刑事偵查專家,更是一名知性學者。

也許是積勞成疾,也許是長期接觸腐尸受到有毒氣體的侵害,近幾年來,徐宏發免疫功能低下,身體每況愈下。2018年,身為咸寧市人大代表的他,在人大會議現場病倒,被診斷為左肺腫塊,并在武漢協和醫院進行了左肺下葉全部切除手術。醫生一再叮囑要“要多休息”,可他在身體沒有康復前,只要有案子,還是拖著病體趕到案發一線。

“工作是師傅的命,一年365天,他360天撲在工作上,全然不顧身體的好壞!”助理鄭園溪“埋怨”地說著師傅。這些年來,他對得起工作,對得住組織。但是,他唯一對不住的是家中妻兒老小。老岳父去世時,因為在執行任務,沒能送上最后一程,陪伴妻子和孩子的時間非常有限,照顧無多。這是他一直以來內心的愧疚。

“妻子會理解我,孩子們也終究會理解我的!”徐宏發眼睛濕潤而又堅定地說道。

沒有什么豪言壯語,更不需要什么莊嚴承諾,25年的忠誠奉獻,25年的初心堅守,他早就把對公安法醫事業的熱愛,溶入了他生命的血液里、骨髓里。


东京一本到熟无码免费视频 亚洲视频网站2017东京热 亚洲一本到东京热成人综合